海参崴还将召开一个大学生和青年学者会议

点击次数:    更新时间:17/04/22 14:33:04     来源: 未知 【 关闭
     变脸
 
  出差回来,同事问我:“你怎么瘦了?”我答:“太遭罪了。”
此次出差目的地是俄罗斯的远东城市海参崴,为了旅途的安全和方便,学校与旅游公司签了为期六天的合同。实际上我们在海参崴只待了两天三宿,其余时间全扔在道上。
从哈尔滨出发,坐了一宿火车到了绥芬河口岸,早晨匆匆吃了早饭就奔海关,排队过安检,卫检。海关大厅里挤满了倒包的俄罗斯小商小贩,由于这个时节是旅游的淡季,中国方面只有我们这个一行五人的旅游团。在海关排队等1---2个小时是常事,大家开始懊悔,不该喝粥,因为中国海关没有卫生间。
出了海关上火车,20公里的路程火车走走停停,磨磨蹭蹭两个小时终于到了俄罗斯的边境城市戈城。谢天谢地,俄罗斯海关有卫生间。去年,卫生间收费10卢布,今年涨到13卢布,合人民币3元多。从戈城到海参崴要坐4---5个小时汽车,导游提醒,只有途径乌苏里斯克时才有一个收费的公厕,希望大家忍耐一下。我们团长也叮嘱大家,千万不要喝水。大家兴致全无,懒懒地斜靠一边昏昏欲睡。当得知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达海参崴时,渴了一天的我们立刻振作起来,急忙拿出矿泉水放肆地喝起来。
晚上5点,我们疲惫不堪地到了海参崴,北京时间与海参崴时间相差2个小时,此时海参崴已是7点了。
俄方很热情,连着两天请我们去日本餐馆吃午饭。午餐很丰盛,各种寿司,红鱼子,三文鱼……三个月前我吃了从超市买的寿司,结果上吐下泻,发高烧,折腾我好几天,今日再见寿司,仿佛见了仇人,分外恶心,难以下咽……最后一顿晚餐,俄方问我们选择日餐还是俄餐,已经是又累,又饿,又渴的我,征得团长同意,坚决拒绝了日餐。
也许我太贪吃,也许吃得太急了,也许凉的甜点心不该和热饮料混在一起吃,回宾馆的途中胃肠开始翻江倒海般地闹腾。我是翻译,我知道我的角色的重要性,我若有事,他们会很恐慌,只好默不作声,强忍着疼痛回到宾馆,然后不停地光顾卫生间……
第二天早晨,没敢吃,也没敢喝,小心翼翼踏上回家的路。
终于回国了!到了绥芬河,放心大胆,津津有味地吃上几天来唯一的一顿饱餐。吃饭时大家颇感轻松愉快,团长也感慨万千,一再说,大家跟他受累了。
其实从哈尔滨到海参崴有直达飞机,只需40分钟,但我们团长是个处级领导,级别低,只能坐火车。我们学校外事处给我们旅途准备的只有红肠,面包和水,好在我们团长大气,一路上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,买食物……
我曾陪我们校长去过海参崴。外事处给他准备了一箱子食品:咸的,淡的,酸的,甜的,辣的,肉类,菜类,应有尽有,甚至洗漱用品,都面面俱到,外事处长亲自给送到机场。
不得不承认,人是分三六九等的。
此次出行,主要是参加一个国际会议。作为特邀嘉宾,我们和美国代表团在同一餐桌用餐。我们这个团的成员不太懂英语,尽管俄方派专人负责把俄美领导交谈的内容翻译成俄语给我,并且呵护有加,但我们还是敏锐地感觉到,对美国人表现出极大热情的俄方领导在转向我们时,同样那张脸却缺少了一份真诚。
组委会安排参会人员参观一家企业,我们因带有学校另一委托任务,只好兵分两路,各自行动。晚上参观回来的同事说,媒体也赶来到这家企业采访了。所有的镜头都对准美国代表团,交谈甚欢,唯独冷落同样身为外国人的中国人。
中国是个礼仪之邦。我们所到之处都送去丰厚的礼品,而同行的美国人,未拿出一针一线,却丝毫未影响俄罗斯对他们的兴趣,热情,关心和敬重。
回到家,对镜相望,圆脸已变成长脸。
想起川剧的变脸。台上演员变一次脸,引得台下满堂喝彩。生活中若对不同的人变不同的脸,那么就会有人欢喜,有人愁。
     四月中旬,海参崴还将召开一个大学生和青年学者会议,我们学校已接受邀请,据说带队的是团委书记。有点打怵。

联系我们

广东中山联芯机电有限公司
电话:0533-5780886
传真:0533-5780886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5069308668
地址:真钱投注网址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