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是个官迷总想出风头

点击次数:    更新时间:17/04/22 14:33:04     来源: 未知 【 关闭
  
  小时候是个官迷,总想出风头,引人注目,谋个一官半职。
上小学时,我就瞄着班干部所有职位。无奈,我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,始终没有我的肥缺。唯一可以露脸的机会就是每年六一儿童节时,我可以和五、六个女生一起在学校舞台上跳个舞蹈。
记得有一年,我们班主任休产假,代课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。老师让我朗诵一篇课文后,夸我声音好听。后来,这个代课老师给我们编排了一个诗朗诵节目,我做领诵。从那时起,我才知道,我还有一技之长;从那时起,我在班级里开始火了,一上语文课老师就点名让我朗诵课文。但随着班主任产假结束,我的火渐渐熄灭了。我的班主任似乎不怎么喜欢我,一次语文期末考试,就是朗读课文,老师规定,朗诵者每念错一个字扣一分,其他同学和老师一起挑错,打分。当我饱含激情读完一篇课文后,教室里鸦雀无声,因为我一个字都没念错。有人在说:肯定是一百分了。我心里也是自信地充满期待。但老师思忖片刻,只说了一句“99分”就开始叫下一个同学。我和老师的得意门生,念错一个字的学习委员并列99分。
我并未灰心,努力做好每一件事。终于我当上了组长。当我的同学把这个消息透漏给我时,我兴奋得都想飞上天去。尽管我竭尽全力,渴望高升,但只有小组长这个职位伴随我到小学毕业。
小学快毕业时,学校开始流行长跑“环城赛”,所有学生必须参加,我竟然轻松跑进前10名,进而我又被派往参加全县的“环城赛”。学校开运动会我从未拿过名次,面对强手如林的竞技场,我泄气了,无精打彩跑完了全程,没想到我竟然入围前30名并获了奖。我当时很后悔,早知这个结果,我会全力以赴跑出更好的成绩。但我同时惊喜地发现,我原来还有另外一技之长:我有耐力,适合长跑。
可惜我还未来得及施展这一“特技”,就迎来了我的初中时代。
我被小学老师推荐做了新班级的小组长,但我不屑一顾,我比较青睐学习委员这个职位。
幸运的是,我赶上了时势造英雄的好时代。
偶然一次语文课上,老师对我的课文朗读大加赞赏,连连夸奖我声音甜美,语音纯正,是个标准的“北京音”,从此大家见我就喊“北京音”;从此我真的就火了,而且火得不可收拾。
那个年代,只要有文艺演出,就一定要有诗歌朗诵节目,我要么独诵,要么领诵,在舞台上出尽了风头。当时伴随着国家形势的变化,学校经常举办各种政治思想教育活动,每次开大会,因为我的标准的“北京音”,我都代表班级发言,讲演,我不断地抛头露面,想不火都不行。在学校运动会上我也开始显山露水,400米,800米,1500米是我的长项,只要我上场,志在必得。我的个子不高,每每在最后冲刺阶段我从一群高个子运动员中脱颖而出,都引发一片欢呼声。我很得意,很自豪,很陶醉。我很快成了学校长跑运动队的队员。
出镜的机会多了,当官的欲望更加强烈,但我真正做到严格要求自己。那个时候,经常去农村劳动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每次我都是第一个割完自己那一垄的黄豆,然后返身再帮其他同学割;往农村送土送粪,我总是驾辕拉车……我吃苦耐劳,任何事情都走在前面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稳稳地坐上觊觎已久的学习委员的宝座。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我更加辛勤耕耘,日理万机地忙碌着。我是“三好学生”,“劳动模范”,“积肥模范”,“学毛选积极分子”……数不清的奖状接踵而至。
初中毕业的前一年,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,学校开始重视学生的学习成绩,我忽然发现学习委员的职务使我受累无穷。我的数学学得一塌糊涂,什么平面几何,立体几何到现在我仍是一窍不通。一到数学课,我如坐针毡,因为没人举手回答问题时,老师就说:“学习委员来回答。”我惶恐站起来,尴尬地望着老师,不知所云。为了不辜负学习委员的称号,我经常抄数学作业,甚至考试打小抄……感谢有一位数学老师,为了照顾我的面子总是给我及格,与此同时,却给那些和我一起打小抄的同学不及格,实际上,我内心感到万般耻辱。
其实当个班干部压力也很大。我追求完美,但往往事与愿违。一次学校举办诗歌朗诵比赛,初赛我得了第一名,复赛我越想保住第一名,越紧张,结果只得了第三名;每每开运动会一天接连跑完400米,800米,1500米,我已累得筋疲力尽;劳动中为了争第一,争先进,我超负荷干活,承受我不该承受之重。母亲说,我之所以长不高,就是因为我太能“逞能”。
我很喜欢打抱不平。同学遇到不公,我就去找老师为受委屈的同学据理力争。初中毕业时,其他班干部都入了团,而我还不是,我因而也领悟到,老师并不喜欢锋芒毕露,说话咄咄逼人的学生。凡事都有度,我太过了。
为了做官,我大肆张扬自己;为了不被人拉下马,我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。
还好,我有惊无险考上了重点高中。
换了一个新环境,我决定卸下所有包袱,拒绝一切文体活动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教科书。我享受着无官一身轻而又无人约束的惬意生活。从此我对做官没有半点兴趣。
虽然我交了入团申请书,但并没得到组织的垂青,我并不在意。高中快毕业了,大多数同学都是团员,我的班主任都按耐不住了,他去找团委,但音信杳无。
上了大学,我才发现,我们整个外语系新生全都是团员,唯有我不是。每当学校组织团员活动时,只有我不能参加。我的同学比我还着急,他们不忍心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宿舍里。
尽管入团程序有些繁琐:介绍,培养,观察一年,但我不费吹灰之力入了团。
现在,每当年终岁尾单位组织各民主党派人士座谈时,我都以无党派身份参加。
我很清楚自己在生活中的位置。朵朵葵花向阳开,我渴望太阳的光辉,但我做不了向日葵。

联系我们

广东中山联芯机电有限公司
电话:0533-5780886
传真:0533-5780886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5069308668
地址:真钱投注网址
联系我们